天津市政协委员:翟冠林

2018-09-13 06:06 中国工商

  出生于1982年的天津富方集团董事长翟冠林,是年轻一代中的一份子。年仅36岁的他,已当选为天津市政协委员、天津市工商联常委、天津市侨联常委,并在不久前,以代表身份出席了中国工商业联合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。

  翟冠林常说,身份不仅不是荣誉,更是责任和担当,“我希望把个人梦、企业梦与中国梦紧密结合起来,努力凝聚一批有社会责任感的年轻精英团队,打造全新的津派商人文化和形象。”

  作为“继创者”,壮志于胸的翟冠林,这些年来跟白手起家的父亲翟贵生的关系,从偶像崇拜到内心暗暗较劲的同行,再到并肩奋战的战友。这段不乏叛逆对抗的父子和解之路,也是翟冠林作为企业带头人的成长之路。

  从小崇拜的偶像

  采访中,翟冠林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对父亲的尊敬、崇拜和深深的爱,“父亲做人做事的潜移默化,让我受益终身。”

  翟冠林祖父家有四个孩子,父亲翟贵生是家里老大,当时家里不宽裕。翟冠林说,当年奶奶在天津火车站摆摊卖茶水,父亲在家烧开水再给奶奶送去,父亲每天一边烧水送水,一边看书学习。父亲16岁时还在铁锨厂上班,每天要数1000个烧红的铁锨头才能下班,就这也没落下学习。

  等“文革”过后恢复高考,没上过高中的翟贵生直接考上了天津大学机械系,毕业后分到了天津市机械研究所,当时单位里只有翟贵生是普通工人家庭出身。上班之后翟贵生也没有放松,还去夜校学日语,刚好赶上单位有公派日本留学的机会,翟贵生被选上了。留学日本,让翟贵生开了眼界,深深感受到我们国家和日本的科技差距,也坚定了科技为立足之本的信念。

  回忆父亲的过往,翟冠林如数家珍。

  回国之后,翟贵生开始开办公司,就是要在产品中植入科技,用科技服务社会。1995年天津同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为天津市首批股份制试点单位。翟贵生创业时,翟冠林还比较小,当时并不懂父亲的事业,“但是因为当时家里居住条件不好,住平房,就一间屋子,父亲在家和同事谈工作的时候,我在旁边写作业也能听到一些。”翟冠林回忆说,当时朦朦胧胧地知道他父亲干事情干得很牛,大家都很信服,也得了科技进步奖、科技发明奖等很多荣誉。

 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,天津南开区的鞍山西道被称为科贸一条街,连续5年,翟贵生都是科贸一条街的十佳经理。翟冠林说:“所以从小父亲就是让我崇拜的偶像,我在这种家庭氛围的潜移默化下也形成了一种概念——做企业家是很光荣的事情。”

  “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,我知道了父亲用的名片,有一次老师让写未来理想志向的作文,我写完作文之后,还专门在文字后面画了一张名片,给自己画了个总经理的名片,说自己以后也要做总经理。”翟冠林回忆说,那时候根本不懂什么是企业,就是以父亲为榜样,觉得做总经理很光荣,在企业里受拥护、有威信。

  在翟冠林的记忆里,父亲工作一直很忙,“我们父子平常也没有太正式的谈心沟通,父亲对我的影响都是潜移默化。”翟冠林告诉记者,他小时候非常淘,“我们父子最多的谈心都发生在父亲批评教育我的时候,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:父亲反复强调,他能有今天得益于他那些有远见的朋友们家长的提点,无论是初中之后在家自学,还是工作后再学日语,都是去好朋友家玩的时候人家给的教导。所以我也一直铭记在心,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人要交好朋友,好朋友不是说能帮你解决什么具体的生活问题,而是能让你有志向有理想有眼光向前进,还有就是对朋友要以诚相待。”

  翟冠林有自己的做人做事原则,“但是也受到父亲很大影响的。”翟冠林透露,父亲本质上是一个科研人员,一心扑事业上,公司赚了钱也还继续投在研发上,家里每年分不回来多少钱,在自己16岁时家里才住上楼房,之前十几年都住的是平房。

  暗暗较劲的同行

  “我和父亲相处的第二阶段比较像同行,我们一起做事,说不上同行竞争,但我心里肯定是有跟他较劲的。”翟冠林告诉记者,他小时候不爱学习,也不欺负人干什么坏事,就是爱玩要自由,“上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电影、音乐,还组过摇滚乐队,老师都觉得我考不上大学,结果没想到我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,在北京电影学院我学的制片管理,辅修了导演专业。”

  毕业之后,2000年到2006年翟冠林一直当北漂,这段时间翟冠林过得非常浪荡自由,可以说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事,开了眼界。翟冠林坦言,“父亲对我算是放养,一直给我比较多自由。不过,这期间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谈了两次,他说,‘你干导演也行,但是你也得有生活经历吧,你在北京这么混能有啥经历?你要不回来练练,也不耽误你拍戏’。父亲对我还是非常宽容尊重的,都是以商量的口吻,没有强制我做任何事。”正好,翟冠林当时也不想在北京这么荒废地混下去了,就在2006年回了天津,不过他也不想到父亲的公司上班,就自己尝试开文化公司,但是几个项目都不合适,又晃荡了一年,“到了2007年,父亲跟我说,借给你30万元,你自己开个公司,给你两个省、配个师傅和财务,你做代理,要是干倒闭了,老老实实回公司上班。”

  2007年年底,翟冠林开了公司,开始出差跑业务,跟着老师傅一点点学,这时候他和父亲的关系就是一种同行的感觉,都在一个行业里,但是上下游的关系。之后翟冠林一点点拓展业务,不再局限于销售代理父亲公司的产品。对于自己开拓的业务,翟冠林记忆犹新,“第一单是8000块钱。因为精力旺盛,我还做了一年半煤炭生意,赶上了煤炭暴涨也经历了暴跌,总体不赔不赚,就赶紧出来了。”实践出真知,这段经历给他的收获就是,“要选择行业,选择有附加值的产品来做,然后就一门心思做医疗设备的服务贸易。”翟冠林有了自己的经营心得,经过10年打拼,到2017年年底,翟冠林的公司一年营业额两个亿。翟冠林谦虚地表示,还算有点小成绩吧,也是对小时候的理想——做一个合格的总经理有了一些新的感悟和修炼吧。

  并肩前行的战友

  随着事业的发展壮大,翟冠林又有了新的体会,“现在,我感觉我和父亲比较像战友,在并肩战斗。这两年父亲在外面说起我,也会说,做得还可以,发展得还不错。”

  翟冠林告诉记者,“说起来很有意思,工作上,其实我有一段叛逆期。我和父亲最初在工作中的观点和理念完全不一致,就在管理、用人、经营、财务这些方面总是谈不到一块,算是观念上的对立。父亲是凡事亲力亲为的风格,一般太能干的人都这样。”翟冠林经常这样比喻:“公司是父亲的大儿子,我是二儿子,父亲在大儿子身上花的心血更多。”

  2014年到2015年,翟冠林的公司越做越大并且开始涉足实业搞生产制造,“这才感觉到,做实业确实不一样,真是如履薄冰,必须谨慎再谨慎,之前我总觉得父亲太保守,大刀阔斧的东西太少,后来才逐渐理解他的不容易,其实长辈的建议还是要认真分析和考虑的。商场如战场,可能有些观点在一定阶段是对的,但是当你做到更高层面的时候,你会觉得也许按父亲的建议做可能更对吧。”

  翟冠林最终认可并完全理解父亲翟贵生,是他在南开大学读MBA时去日本访问,看到日本那些传承300多年的小企业,翟冠林说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父亲一直身体力行的工匠精神,“当年父亲从日本留学后回来,这种工匠精神就深植于他的骨血,他一直精益求精做产品,没有盲目扩张公司,没有搞房地产捞快钱,没有准备上市炒股票,他从来不想那些东西,他骨子里只是一个科研者,直到现在,他每天想的还是怎么设计、研发、升级、完善产品。”

  翟冠林会传承父亲的这种工匠精神,但又有所不同,“我不是学机械制造的,在研发制造上可能并不能像父亲那样有发言权,但我会要求自己做一个合格的组织者,把企业带对方向,聚拢优秀人才让他们各司其职去发挥,不会凡事都亲力亲为。”翟冠林坦言,从父亲身上,自己也汲取了很多教训,“最重要的是,企业带头人不能事必躬亲,这样会让员工有依赖感也放不开手脚,另外,也要特别注重对管理层的培训,要给试错的机会,这样才能集体成长。”

  翟冠林坦承自己是水瓶座,“水瓶座创意想法比较多,也是说一不二的性格,从小有军人情结,这十年来也基本上是军人作风,直来直去,执行力强,为人坦荡磊落,公司有点半军事化的管理。”后来在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他也发现,“完全军人作风也不行,有时候太快速地做判断,容易不准确,要懂得慢下来,懂得节奏,这是父亲给我的影响。”在翟冠林看来,他和父亲之间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,“但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给我的感受还是挺强烈的。”

  期待超越的未来

  作为“企二代”,总要面临接管父辈企业的新老冲突磨合期,翟冠林坦言,自己还没有完全正式接管,现在只是部分融合,“我也在实业里对接一些金融工具和智能化制造理念,希望赋予企业创新点。”在翟冠林看来,能和父亲并肩战斗很幸福,“不敢说超越父辈,我只是没给老爷子丢脸。我们年轻的‘企二代’一般都自称企业带头人,不敢以企业家自居。而且和那些上市集团的二代企业带头人相比,我还有机会超越父亲,父亲还给我留了些上升空间。”

  因为曾经在工作中得到很多贵人相助,也从周围的小伙伴身上获益良多,如今,翟冠林觉得有责任和义务把年轻的“企二代”团结起来。据悉,在天津市统战部领导的支持下、市工商联领导的倡议下,天津市青年商会正在筹备中,翟冠林任筹备组组长,天津本土企业像天士力、狗不理、天狮这些企业的准接班人都在第一批创会会员名单里。翟冠林告诉记者:“我们希望把自己这些年的切身体会和经验分享出来,基本温饱都解决了之后,为什么还要做企业?商人是要逐利,但是物质追求永无止境,人生在世几十年,总有尘归尘土归土的时候,还是要让人生有价值、让自己和企业对社会有价值。”

  在翟冠林看来,对“企二代”来说,参与社会公益活动,对自己也是一种锻炼和提升,“其实很多‘企二代’都具备了大志向大格局的基础,我们希望能对90后、00后这些年轻创业者起到榜样作用,并为他们提供切实的帮助。如果能把‘企二代’精英群体团结起来,形成合力,对外也能打造出我们新一代的津派商人形象,让全新的津派商人文化,成为天津对外的一张名片。”

  重走长征路的途中,顶风冒雪过草地,“第一方面军队长”张贵友(右一)向“副总指挥”翟冠林(左一)报告胜利通过草地,全员安全抵达

  采访的最后,翟冠林告诉记者:“父亲做人做事的潜移默化,让我受益终身,我也希望能为孩子起到榜样作用,让他们有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。我希望每个年轻人都有个性,然后还有担当。如果每个人都有健全人格,都能做好自己的事情,那么不仅我们天津,整个社会都会越来越好。于公于私,我都该继续砥砺前行。”

责编:何昌狄
分享: